• <menu id="o4ksy"><strong id="o4ksy"></strong></menu>
    <menu id="o4ksy"><tt id="o4ksy"></tt></menu>
  • 雷軍三次穿越人生低谷,那小米呢?

    錢玉娟2022-08-12 23:21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8月11日晚7點,雷總演講。”這是米粉馮宇濤一周前就在手機里設置的備忘提醒??墒?,還沒等雷軍“穿越人生低谷”的直播開始,馮宇濤便奔去了另一個臨時聚會,錯過。

    8月12日凌晨,當馮宇濤把三個小時的內容用倍速“回看”完后,“雷總講的都是以前發展奮斗的故事,那些事(我們)都了解過。”與馮宇濤一樣,有太多米粉把創造了小米集團的雷軍,視為心中偶像,對于他的創業故事更是了然于胸。

    像雷軍26歲當上金山總經理,后來創辦的卓越網賣給了亞馬遜,再后來就是組隊一起喝了一鍋小米粥,小米公司成立。

    悉數一下,雷軍的故事起始于1992年,至今恰好30年,而他也從中拎出了三次低谷期,對外講述起“穿越低谷”的經歷。

    雷軍的故事

    距離雷軍演講,整整10天前,當搜狐創始人張朝陽與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一起散步、露營,之后兩位大佬在星空下對談聊起“人生低谷”話題時,“雷軍穿越人生低谷”演講的系列宣傳片還在路上。

    過去的一周時間里,已經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討論,“大佬與普通人的低谷,到底有什么不同。”當雷軍講完自己在中關村站店賣貨、和微軟打“持久戰”、卓越網融資不順的故事后,“雷軍的人生低谷”話題直接登上了微博熱搜,引發網友互動。

    在一眾討論中,記者發現就連小米公關部總經理王化也參與其中。他講到了自己走出低谷的方式方法,“我就是靠做飯做菜放空自己來轉移焦慮,通過取悅自己來治愈精神內耗。”

    正如王化所說,這一次雷軍演講的主題與之前的大不一樣。這一次,雷軍讓米粉們知道了,他也曾是一個沉迷泡吧蹦迪大半年的人,他也辟謠了“不買QQ”、“沒投馬云”的兩個傳聞,唯一主動洽談收購的,其實是對網易,但最終被丁磊拒絕了。

    曾經,錘子手機的發布會上,創始人羅永浩說,自己賣的不是手機,而是情懷。結果,老羅的情懷被現實擊得粉碎,手機陣營里不再有錘子的身影。

    現如今,做網紅直播帶貨完成“真還傳”的羅永浩,走出直播間,投身AR行業創業去了。經歷了十年磨劍,邁進新十年后的雷軍,卻在2022年的初秋,選擇用自己的人生故事熬制一碗“滿是情懷的雞湯”,端出來時,你會發現,竟與小米手機無關。

    小米的低谷

    回想一年前的8月11日,雷軍在他的第二場年度演講中,重點提及小米彼時的主要任務是“真正站穩手機市場全球第二”,他還提出了小米的一個奮斗小目標:“三年拿下全球第一”。

    雷軍喊出目標的當時,之所以信心滿滿,是因為2021年的7月16日,Canalys報告顯示,2021年第二季度,小米首次超越蘋果成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廠商。此外,在當年的6月份,小米手機的全球份額還首次超越三星,一度登頂全球第一。

    但是,小米在2021年推出的旗艦機小米11系列,雖然官方釋放出了銷量大好的信號,卻有大量用戶反映存在“發熱”、“燒板”問題。小米高高舉起的“高端化”大旗,迎來的不止這一股強風,首款折疊屏手機MIX Fold,也被吐槽“厚重”,發售后甚至趁活動時降價2000元促銷。

    馮宇濤始終認為,折疊屏手機之于大部分手機用戶而言,不是剛需,而小米的這兩代產品所要打向的受眾群體,在他看來,“應該是狂熱的小米手機愛好者。”

    手機產業鏈上游屏顯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當全面屏甚至折疊屏手機產品層出不窮時,趨勢都在把屏幕做大,但有意思的一個現象是,正有一部分用戶“回流”熱衷使用起小尺寸屏幕的產品。

    馮宇濤也有同感,但他告訴記者,“相對來說,小米手機中屏幕較小的機型,配置都沒有拉滿。”反倒是與小米手機雙品牌并進的Redmi系列,滿足米粉需求的同時拉動了更高銷量。

    去年Redmi K40系列實現了銷量突破千萬級,而IDC在針對今年二季度中國手機市場做出的報告中提及,“Redmi K系列、Redmi Note系列成為了小米的主要驅動力。”

    距離小目標,一年時間過去,小米收獲的“城池”幾何呢?先是小米一季度財報顯示,其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下滑22.1%,排全球第三。日前,Canalys最新報告顯示,2022年第二季度,小米智能手機出貨量為3960萬臺,市場占比為14%,仍居全球第三。盡管OPPO和vivo也都下滑了,但小米同比下滑25%的情況,成為全球五大手機廠商中降幅最大的那個。

    全球視角下,不升反降,再聚焦國內市場,IDC報告顯示,二季度國內智能手機市場整體出貨量同比下滑14.7%,約為6720萬臺,其中榮耀以1310萬臺的出貨量登頂“銷量王”,排在其后是vivo和OPPO。小米以1050萬臺的出貨量位列第四,而蘋果僅以百萬臺的差距跟在它的身后。

    記者依然記得,小米在2015年奪得當年的銷量冠軍后,曾定下了“2016年銷售一億臺的目標”,但銷量下滑的現實把小米打入了低谷,直到2017年第二季度才打破“滑鐵盧”,并在當時創下了季度手機出貨量新高。

    兩年時間,小米觸底反彈,2018年7月,小米風風光光奔向港交所講起資本故事,但上市破發,后股價再腰斬,去年的演講中,雷軍還對小米“跌入股底”的過程加以回顧。而今,小米仿佛也在經歷著它的第三次低谷。

    穿越低谷,小米靠什么?

    一位西南地區的小米渠道商告訴記者,其管理的門店在昨日發布會前,就已經拿到了新品配額,“這次折疊屏是真機。”據其透露,8月12日門店營業后,不少米粉專門過來要上手體驗一下小米的折疊屏手機MIX Fold2,但“沒有下手的”。

    馮宇濤認為小米MIX Fold2“價格和配置算是拉滿了,但是不知道散熱還是不是一個問題。”不只是小米11系列,身為老米粉,馮宇濤說到,“小米的發熱已經是個多年的老問題,只要發熱就開始掉幀,夏天更是如此。”

    雖然發熱問題,不單單存在于某一家產品身上,“是個共性問題”,但小米手機的“前車之鑒”對于其品牌口碑來說,馮宇濤覺得帶來的負效應不小。

    此前,小米上市破發,股價慘跌等狀況時,王軒都是堅定持有小米的散戶投資者,他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談及小米AIoT以及物聯網方面的布局,認為“未來可期”。

    時間倒回500天前,雷軍講他要“最后一次創業”,未來10年投入100億美元造車。王軒并不否認科技企業造車的趨勢,以及“小米造車基本面,問題不大”,但從小米對外釋放的動態看,“太慢了,成本也有點高。”王軒自今年6月份以來,就開始琢磨是否待到一個可以接受的點,出清小米股票。

    官宣造車后,小米先是在去年9月成立了小米車輛有限責任公司,兩個月之后宣布將小米汽車總部基地落戶北京經濟開發區。期間,雷軍也曾數次到訪傳統車企交流。

    但是,一年半時間過去,米粉依然沒有看到小米汽車的影子。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華為宣布進入“新造車”隊列后,先后與極狐、賽力斯合作推出了阿爾法S、賽力斯SF5,備受關注的是,華為與賽力斯合力打造的高端品牌AITO,當問界M5和M7相繼發布后,外界看到了華為在“車”上的布局之快,由此更顯出小米的慢。

    8月11日晚,小米集團公布了小米自動駕駛技術的研發進展,并首次披露了一些成本投入以及團隊的細節。

    據雷軍介紹,小米在自動駕駛領域首期投入研發費用規模33億元,組建起了超500人的研發團隊。他還透露,小米正通過全資并購以及對上下游企業的產業投資等方式進行布局。

    “小米自動駕駛技術采用全棧自研的技術布局策略,項目已取得超預期進展。”在這樣總結式的一句話后,雷軍沒有多做表述,他甚至表示,未來兩年里,都不會再對外介紹小米造車的新進展,背后是蓄力待發,還是無奈,無人得知。

    (受訪對象要求,文中王軒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qianyujuan@eeo.com.cn
    微信號:EstherQ138279
    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 <menu id="o4ksy"><strong id="o4ksy"></strong></menu>
    <menu id="o4ksy"><tt id="o4ksy"></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