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o4ksy"><strong id="o4ksy"></strong></menu>
    <menu id="o4ksy"><tt id="o4ksy"></tt></menu>
  • 半導體反腐 大基金震動

    沈怡然2022-08-04 20:4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沈怡然 王雅潔 據中紀委官網消息,7月中旬,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基金”)總經理丁文武、華芯投資總裁路軍先后被帶走接受調查。期間有媒體報道,大基金下屬子基金合伙人王文忠、華芯投資下屬項目經理楊征帆被帶走調查,紫光集團原董事長趙偉國從家中被帶走,原工信部電子司司長、紫光集團前總裁刁石京被調查,與外界失聯。

    上述數名接受調查人員主要涉及機構,大基金、華芯投資、國家開發銀行(下稱“國開行”)、紫光集團。其中,華芯投資和國開行分別是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和大股東(除財政部以外持股最多);紫光集團是中國規模最大的綜合性集成電路企業,也是大基金的被投企業之一。

    據經濟觀察網了解,此次多位行業人士被帶走調查,主要涉及與大基金相關的半導體投資領域,事件尚未結束,仍在進行中。

    2022年圍繞大基金出現的震動并非突發。經濟觀察網獲悉,2021年監管部門已經對大基金做出了相關監管動作。

    半導體一級市場投資人對記者表示,2021年大基金出現了人事動蕩,多位高層離職。

    大基金一期成立于2014年,其成立之初正值芯片產業并購、技術迭代之際。

    一位接近國開行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表示,大基金自建立起便設置了從股東會、投委會、到項目組的規范化機制。從操作上看,大基金是一支市場化運作的基金。根本上,大基金承擔著國家扶持產業發展的意志,商業盈利并非其目標,只是在扶持產業發展過程中,順帶而來的紅利,這也可以讓產業基金運作可持續發展。

    該人士稱,大基金在治理機制方面還有待探索,包括人員管理機制、人員績效機制和監督機制。

    一位參與大基金籌建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表示,國家意志和商業思維是投委會判斷項目的兩個根本維度。

    按照大基金時間表,從2019年開始,一期基金進入退出期,目前仍然在持續投資的是成立于2019年的二期基金,在投資模式上兩者也有所變化,一期、二期基金均由華芯投資作為管理人,一期參股了多家投資機構,二期投的都是實業公司。

    一位半導體一級市場投資人稱,大基金已經成為了半導體投資領域的風向標,“可以投到別人投不到的項目”。

    大基金震動

    2014年9月大基金成立后,丁文武一直出任總經理和董事,此前丁文武曾任工信部電子信息司司長,丁文武和刁石京曾是工信部電子司的同事。

    大基金一期(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募資的1387億資金中有30%來自財政部。除財政部外,大基金第二股東是國開行, 2014年大基金成立時,路軍任職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國開行全資子公司)副總裁,國開行牽頭組建了華芯投資,以華芯投資作為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此后,路軍既在國開行體系下任職、又先后擔任華芯投資副總裁、總裁。

    據媒體報道,在丁文武、路軍被查期間,華芯投資公司投資三部副總經理楊征帆也被帶走調查,另一家來自大基金一期控股的投資機構——深圳鴻泰基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王文忠也被有關部門帶走。

    媒體報道,7月22日,剛剛卸任紫光集團董事長的趙偉國被帶走調查。

    此前,紫光集團經歷了一輪長達數月的破產重組。一位曾深度參與紫光債務重組的人士對記者表示,紫光集團債權債務結構錯綜復雜,包括股權關系,工作組想辦法組建了一個投資團,把紫光集團的體系盤活起來。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障礙,因為每一次改革都要觸碰到核心利益。

    紫光集團100%控股的紫光通信,是大基金的股東之一。2015年,大基金開始頻繁投資,其中紫光集團旗下最重要的兩家公司紫光展銳和長江存儲,也是大基金的被投企業。

    2016年,長江存儲也在大基金和紫光集團的共同出資下成立,紫光集團趙偉國擔任了董事長,大基金總經理丁文武擔任副董事長。

    2018年,丁文武在工信部電子司的老同事、時任工信部電子司司長的刁石京,加入了紫光集團,還擔任了紫光展銳、長江存儲的高管。

    經濟觀察報獲悉,在2021年相關監管部門就已經對大基金做出了相關監管動作。

    一篇2021年刊發于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的文章中稱,根據針對社會關注度高的集成電路行業投資“爛尾工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工業和信息化部紀檢監察組對集成電路投資過熱等問題進行督導,赴5省對6個項目進行現場檢查,了解地方產業投資和行業發展存在的問題,督促部黨組切實采取措施、履行職責,提高投資效率,減少投資浪費,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2021年11月19日,華芯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原副總裁高松濤接受紀委的監察調查,華芯投資是國開行體系的一員,也是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

    投資 “風向標”

    大基金一期成立于2014年9月,大基金二期(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

    2014年國家發布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對大基金做了15年的投資計劃,2015-2019年是投資期,2019-2024年是退出期,2025-2030是延展期。

    根據企查查數據,從控股企業來看,大基金從一期到二期的投資風格正發生變化。大基金一期控股的80家企業中,有55家實業企業,25家金融企業;二期控股的38家企業全部為實業企業,沒有金融公司。

    一位半導體一級市場投資人對記者表示,一期大基金把部分錢投到投資管理公司,很多管理人都是很專業的、很市場化的機構,從對產業的效果來看,一期比二期更成功。

    一期整體上投的是具備一定規模、進入發展成熟期的企業,二期則進一步聚焦一些更具規?;钠髽I。從二期已經投資的38個項目看,有29家是在投資時已經完成上市或是上市公司的子公司,或進入上市輔導過程,發展階段仍屬偏后期。

    一位曾參與大基金一期投委會的人士對記者稱,一些產業鏈的關鍵部分是大基金必須要投的,相對細分的環節就無法顧及到。該人士稱,期間也有很多項目在投委會具備很大爭議,投委會經過多輪討論才決策,包括被投對象的前景和成長預期;對被投對象給予什么樣的約束機制;對退出機制的設計等。

    上述接近國開行的人士對記者稱,大基金一期和二期所面臨的產業環境不同,2015年中國半導體處于“百廢待興”的狀態,產業中有一批耕耘數年、亟待扶持的優秀企業,但社會資本又不去投,所以當時大基金去投是很容易出成果的,且它對其他社會資本的引領力量是很強的。

    如今買方和賣方市場反轉,半導體幾乎是硬科技中最熱門的賽道,機構蜂擁而至,半導體在一些少數的、低端、偏消費電子的領域已經實現了高度國產化,國產替代更往深一步走,這對投資機構的要求更高。

    一位半導體二級市場投資人稱,大基金在二級市場有很強的示范效應,其對上市公司的加倉、減倉會給公司的短期價格帶來影響,因此也被其他資金所關注。

    上述半導體一級市場投資人稱,如今大基金由于其地位,可以投到別人投不到的項目,正因為這是個國家平臺才有機會投到最好的項目。

    半導體產業政策路徑

    大基金成立時,半導體產業正在經歷一段黯淡時光,頻繁的收購和動輒百億的晶圓廠投資,讓產業釋放了極大的資金需求,但是社會資本又不愿投半導體。

    中國半導體協會集成電路設計分會理事長魏少軍教授在2014年中國集成電路設計年會上談到,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發展到現在,企業(尤其是晶圓制造)自身已經失去了通過自我發展配置資源的能力,現在先進工藝投資巨大,中國晶圓廠的盈利能力普遍不高,沒有能力獨立投資擴產,所以國家必須出手。

    大基金成立后,為彼時中國半導體的并購、建廠解決了資金上的燃眉之急,也成為中國半導體發展中一支重要的資金力量。

    半導體具有技術迭代快、投入金額高、投入周期漫長等特點?;诖?,日本、韓國等多國政府均持續針對半導體產業推出了相關產業計劃、扶持資金、稅收優惠等政策。

    中國在半導體科研、產業政策中曾摸索了多條路徑,其中一些嘗試也曾暴露過低效、腐敗等問題。

    2006年《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把集成電路列為01專項,即“核心電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礎軟件產業”。中央、地方及配套財政資金預計總投入超過1000億元。后續一共辦了01、02、03三個專項組,項目長達數年、前后數百家企業或高校機構參與。

    上述接近大基金一期的人士對記者稱,本質上,國家把科研經費交給科研機構和高校來分配,由教授來評判和分配半導體項目的投資。最后只有03專項做出了一些成績,至少項目組有華為企業,01、02的項目中很少有發展壯大的企業,甚至出現了一些騙局,“漢芯”騙局就在當時出現。該人士稱,產業的反思是,問題更多出現在頂層設計上。

    正是在對此前產業政策的反思中,大基金應運而生。

    2012年,一批半導體產業的人士聯名致信國務院,希望國家轉變一下支配半導體財政的方式,成立一支商業化運作的基金。這些人士包括半導體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專業機構的合伙人。

    上述半導體一級市場投資人稱,如果沒有大基金,國內很多優秀的半導體企業只能尋求國際資本、去美股上市,而美股對半導體的估值普遍不高,企業上美股仍然融資難,是大基金把他們“拉”了回來。

    上述接近國開行人士稱,大基金最初的機制設計也是業界醞釀數年的結果,征求了很多產業人士的意見,但是產業環境的變化,機制方面還有待進一步探索。芯片反腐在行業里是有的,這對芯片投資界是一件好事,有利于芯片產業的健康發展。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關注硬科技領域,包括機器人及人工智能、無人機、虛擬現實(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領域。擅長企業深度報道及上市公司分析報道。發現前沿技術、發展趨勢投資價值。
    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 <menu id="o4ksy"><strong id="o4ksy"></strong></menu>
    <menu id="o4ksy"><tt id="o4ksy"></tt></menu>